首頁言情亂世涅凰:無憂

第一百二十二章 夜探邵府(二)

作者:陌聽白      字數:2920      更新時間:2019-08-11 09:39

    vartxt='        “想起白日有東西落在書房,芙松找了一次沒找到,我自己再去找找,二管家注意身體。”說著,邵杰直接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無憂緊隨其后,還好沒啥事兒。

    兩人順著彎彎曲曲的小路,繼續走著,小路兩旁時不時還傳來昆蟲的叫聲,為這寂靜的夜添了一絲活躍。

    到了書房,兩人直接推門走了進去,看見依舊在處理政務的邵老閣主,無憂摘下了面紗,微微行了個禮,“邵爺爺。”

    對于邵老閣主,小時候無憂是有些怕他的,現在好多了。聽子羨他們講,母王對邵老閣主很是尊敬,自己喊他一聲邵爺爺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無憂也只是記得自己很小的時候經常來邵府。

    “祖父,”邵杰行了禮,“無憂公主來了。”

    邵老閣主抬起了頭,隨即起身,欲要對無憂行禮。

    “不可不可,”無憂急忙扶住了邵老閣主,“邵爺爺是要折無憂的壽嗎?”

    邵老閣主搖了搖頭,還是堅持微微鞠了一躬,“這是謝小神醫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邵杰也趕緊對著無憂鞠了一躬,“多謝小神醫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無憂有些無奈,這一老一小,各個都是這么拘謹,“邵爺爺,你快把無憂嚇跑了。”

    邵老閣主本就是比較嚴苛的老人,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“去暗室吧。”

    邵杰向里走去,打開了暗室的門。

    無憂扶著邵老閣主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三人坐了下來,無憂先是開口了,“邵爺爺,我長話短說,我的身份邵杰也都告訴您了。今日我入宮,想要探清帝君體內的蠱,可是未果,除了一只子蠱,還有一只棘手的毒蠱。”

    邵老閣主見多識廣,也聽說過些蠱蟲方面的事,皺起了眉頭,“這兩只蠱的來源?”

    “子蠱來自皇夫禹澤,他同隱族的人有勾結,毒蠱,我還沒查出來,反正事情很麻煩。”無憂眉頭緊蹙著。

    邵老閣主很是擔心,但隨即也把一切都串聯了起來,“若是目的是至帝君于死地,那么皇夫怕是想用皇女當傀儡。”

    無憂想起了無塵,思考再三,還是決定把一切都告訴邵老閣主,她不是確定邵家會站在她這一邊,他只是確定邵家對媞月的忠誠。

    “邵爺爺,接下來,我要說的事,可能不可思議,但我離無憂以皇家列祖列宗還有凰靈起誓,我說的絕無半句虛言。”說著,無憂舉起了三根手指。

    邵老閣主拿下了無憂要起誓的手,“老臣信公主。”沒有別的原因,只因為無憂是離瀟穎長公主的女兒,凰靈的選定者。

    “離思樂,不是帝君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一句話,讓邵老閣主和邵杰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,邵老閣主開口了,“公主可有證據?”

    無憂搖了搖頭,眉頭緊鎖,“當年我尾隨皇夫,得知了這一事情,和子羨一起,將真正的皇子救了下來,并帶回了無憂城。若是當年的產婆還有活著的,便能證明我說的話。”

    邵老閣主手指微微顫了一下,閉上了雙眸,沉聲說到,“當年的產婆,沒有一個活下來的。”

    想到這里,邵老閣主還是相信了無憂的話,當年他查過那些產婆,結果都相繼失蹤或者去世了,他還懷疑過,可惜再想繼續查下去,便什么也查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帝君產下的是皇子,卻是被皇夫掉包了。”邵杰從驚訝里有些緩不過來。

    “嗯,現在無塵在無憂城,他的身世,我還沒有告訴他,還有,離思樂是皇夫的血脈,只是和哪個女人,暫時還沒查到。”

    邵老閣主沉思了,所有的事情都能講通了,皇夫就是想扶植離思樂,并且他都沒想到還有別的人想至帝君于死地。

    此時他很慶幸無憂將事實都說了出來,不然若是邵家還傻乎乎地支持皇女,那便是媞月的千古罪人了,親手將帝位送到了惡人手中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如今有幾位大臣跟皇夫走的那么近。”邵杰感慨了一句,“看來皇夫早有預謀。”

    邵老閣主看了一眼邵杰,有些無奈,“你別忘了,皇夫可是將你看做女婿的不二人選。”

    邵杰沉默了,皇家女婿可不是好當的,況且他比離思樂大差不多十歲,等到離思樂及笄,他都二十多了,“可是邵家祖訓,男丁只得娶一妻。皇女以后定會有很多男妃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隨便找一個人娶了吧,趁著帝君還沒下旨賜婚。”無憂調侃到,嚴峻的氣氛緩和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何時話題扯到了我身上?”邵杰扶額,“對了,皇夫知道你的身份嗎?”

    “他不知道我是小神醫,”無優回答,不過想到宇文凝芷,又繼續說到,“他通過隱族知道了我另一個身份,棲鳳閣鬼主。”

    邵老閣主活了幾十年了,什么大風大雨沒見過,盡管驚訝,可仍舊處變不驚。

    而邵杰卻是突然感覺看不透無憂了,她就像是一團迷霧,一次又一次的帶來驚喜,不知道從什么時候,她已經到了不可仰望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長公主在天上看到公主這樣優秀,定會很開心吧。”邵老閣主看無憂的眼光都變了,滿是欣慰和欣賞。

    想到了自己的母王,無憂會心一笑,“我會成為她的驕傲。媞月的帝位不可能交到離思樂手中,我想把權利一點一點地收回來,然后,讓無塵回來繼承大統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媞月歷代都是女帝啊,公主為何不自己坐上帝位?”邵杰不解,在他眼里,每個皇族子弟都想稱帝。

    “可能,我在逃避吧。”她真的不想坐上那個位置。

    如果說無憂是一只凰鳥,那屬于她的,是整片天宇,而不是這媞月皇宮小小的一角。

    “對了,邵爺爺,劉啟烊這個人可信嗎?”無憂身邊缺少劉啟烊這樣辦事可靠,有著赤膽忠心的人。

    邵老閣主摸著自己的胡子,“劉家本是小門小戶,卻是出了一個人才,我相信劉啟烊的父親也不是泛泛之輩,只不過一直被埋沒罷了,若是公主能拉攏,不失為一匹虎將。”

    無憂挺滿意的,嘴角浮起了微笑,人皆有愛才之心,帝君如此,她也是,不過,她有把握,能拉攏劉啟烊,也或許,這家伙,不用拉攏,自己會貼上來。

    邵老閣主突然起身跪了下來,“老夫代表邵家,愿為大公主效犬馬之勞,以保江山不落他人之手。”';

    txttxt.replace(/的/g,'的');

    txttxt.replace(/是/g,'是');

    txttxt.replace(/有/g,'有');

    txttxt.replace(/,/g,',');

    可以使用鍵盤快捷翻頁,上一張(←),下一章(→)
  • 下一章
  • 上一章
設置 恢復默認
双色球选号工具助手一一手机版